评陈鸽的《盖恩夫人是属灵追求的楷模吗》

评陈鸽的《盖恩夫人是属灵追求的楷模吗》

在盖恩夫人的年代,就有两种天主教牧者,一种是保护盖恩夫人的神父和修士;另一种则是杀人无数的异端审查局,专门抓别人的把柄。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可是基督信仰并非如此;保罗说:“光明所结的果子就是一切良善、公义、诚实”。(弗5:9)

我们阅读文章,是要看懂作者的真实意思;而不是把自己的想法说成是作者的意思。读圣经就更需要这种修养了。

后记:在过去,陈鸽曾对多位基督教名人进行过类似的控诉,请恕我无暇一一评论了。

~田哞  2012-10-9  鱼咖啡

 

关于陈鸽所写的《盖恩夫人是属灵追求的楷模吗》,一位网友问到其中6点。她说:

不要因为作者是谁,只想听听你对这几段观点的分析。

 

本来一个17世纪法国人写的修道自传,被翻成英文,再从英文翻成中文。然后一位不是特别注重学问和阅读理解的华人传道,在没有历史背景的情况下对其提出一系列控诉。我要是真有时间,宁愿去看看现今圣经学者如何看圣经里的祈祷、敬拜、敬虔之类的题目。但这位网友提出了问题,我又怎能推搪呢?

 

首先我的个人观点是这样:盖恩夫人的著作是17世纪修道文化的一种,我不会建议现在的人去学那种方法。我认为现今的圣经研究和初代教会研究,能帮助我们寻求更适合当代人的灵命进路(灵修模式)。

 

我一时间找不到盖恩夫人自传的英文版。凭我对她自传的模糊记忆,加上中文翻译的理解,来简单回答一下。

 

 

陈鸽:(7)盖恩夫人教导人一种特别的祷告法。她说“治死感官需要很深的回忆……回忆(即心思退回,安静地集中在神里面)是胜过感官的主要方法。因这能使感官与我们分开,也能断绝感官得力的原因。”(36页)请问这是气功的练功?或基督徒的祈祷呢?

答陈鸽控诉之7。我不确定这里的“回忆”是不是reflection默想的意思。这是修道院里的一种修行,就是透过默想克服私欲。不是指气功的那种身体官能的感官。现在的新教徒灵修也有这一个。这显然不是什么气功。简单讲,就是人感情上有什么胜不过的卡子,透过祈祷和安静的思考来面对它。喜欢灵修的人对此应该不会陌生。

 

 

陈鸽:(8)更玄妙的是,盖恩夫人能传授她的“祷告法”给不认识神的人,使他们豁然开朗。一个天主教修士院的总管读了盖恩夫人写的《简易祈祷法》之后说,“我现在已成为一新人。从前因为思想迟钝的缘故,以致不能祈祷,现在就极容易,满结果子,并知道神的同在。”修士院的主人也说,“我能说我已经为修士四十年了,可是从来不知道祈祷,也未曾尝到神的滋味。自从我读了这简易祈祷法之后,我已尝到神了。”(132页)

这两位天主教的修士,虽然“修练多年”,竟然仍不会祷告,请问他们是认识神的人吗?然而,经由盖恩夫人的指教,他们一点就通了。请问他们是与神通了呢?或是与鬼通了呢?到底盖恩夫人所传授的是祈祷法?或是通灵术呢?

答陈鸽控诉之8。修道院主持也应该是位虔诚修士吧,他谦虚的说:“从来不知道祈祷”。这里not knew of prayer应翻译成“不甚懂得祈祷默想”。陈鸽因此把他说成是“不认识神的人”;是不是误读了?

修道院主持贬低自己、夸赞盖恩夫人,说“自从我读了这简易祈祷法之后,我已尝到神了”。而陈鸽却推断成神奇的“通灵”了。修道院主持讲的是修士在祈祷默想中经历神的经验,这是灵修神学的常识。

 

陈鸽:(9)第五章,当盖恩夫人记述她在婆家所受的虐待时,突然冒出一句令人莫名其妙的话,“若不是你〖属灵的指导者〗(英文:SPIRIT GUIDE)吩咐我写这本自传(即馨香的没药),对於他们待我的一切,绝对愿意闭口不言。”(25页)

奇怪!这位神秘的〖属灵的指导者〗到底是谁呢?是神的使者?或“撒旦……装作光明的天使”呢?(林后 11:14)

答陈鸽控诉之9。在叙述中插入祈祷语,这在修道著作中是常见的。现今的灵修著作也常见。就连圣经中都很常见。

 

 

陈鸽:(10)盖恩夫人拥有特别的能力,她能将“恩典”传递给别人。第十一章,她论到一位莫德神甫说:“他对我说,他看见我脸上现出很明显的神的同在,所以……神就在此使我得将属灵里面的道路指示他。神藉著这无用的器皿(盖恩夫人),给他很多的恩典。当他回去的时候,已经成为另一个人了。”(57页)

第十二章,盖恩夫人又论及一妇女说,“这女客第二天又来找我说,‘你的安静有能力,这能力刺入我的心,以致听别人说话都觉得无味。’后来我们就敞开了心,彼此谈话。神也就将他的恩典,很强印在她心里……我所讲的东西,远超过我天然的能力。但是这是神因她的缘故,给我的恩赐。藉著我给她恩典,似水流一般,注入了她的心……从此之后,她的心成了圣灵的殿。她和我也合而为一了。”(63页)

请问,这样的“合一”有圣经的根据吗?

答陈鸽控诉之10。57页里,讲到盖恩夫人看望一位生病的神父。其中形容自己为卑微的恩典管道——“神借着我这无用的器皿,给他很多的恩典”。我没有看到什么不妥,不会想象成武侠小说那种内功功力的传授。

63页里,天主教和很多新教教派,都很注重信徒间交流中的合一communion。他们的圣餐也经常被称为Communion,就是信徒相交合一的意思。盖恩夫人是在形容一次美好的交流。

 

 

陈鸽:(11)刚才盖恩夫人的一段自白,提到了她超然的能力,可以与一些“属灵人”在灵里合一。第十七章,她论到康伯神甫又说,“我一见康伯,觉得有一种里面的恩典,我称它为『交通』。这一种『交通』是我和别人从来没有过的经历:在他里面流出一种恩典的能力,到我的深处;从我的里面也有同样的东西,流入他里面。这好像恩典的热潮流来流去,并且流入神无限的大海里去。这是一种纯洁神圣的合一。”(93页)

又论到一普鲁奈的侯爵夫人,盖恩夫人说,“我和她灵里的合一,是已经不能再加了。”

圣经中只提到我们与基督的合一,并与众圣徒的合一(约17;弗2:14-18;3:6;4:3-6、13),而盖恩夫人与某些“属灵人”却经历了一种超乎经上所记的特别的“合一”。这是圣灵里的合一吗?

答陈鸽控诉之11。看到前面第10点的Communion,现在就更理解盖恩夫人说的相交和合一了。而盖恩夫人形容的是相交的个人体验,那种对合一的感受。

 

陈鸽:(14)盖恩夫人有多种特异功能与“恩赐”:她常听见主(?)的声音、她能说方言、又能说预言,并且自称都应验了。她更自称有辨别诸灵的恩赐,又多次为人医病,自己也得到神医。在此我们就不一一详述了。

请问她超凡的能力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呢?

答陈鸽控诉之14。陈鸽没有具体引用出处的描述,我无法评估其准确性和误读程度,也没有上下文和处境,故此我无法评论这点。

 

结语

做完这几点回答,基本感觉陈鸽的误读程度较大。至于陈鸽误读盖恩夫人的个人动机、派系动机、或者是陈鸽本人的心理和人格障碍方面的因素,并非我想探讨的问题。谢谢这位网友特别让我注意到这几点指控。

 

我回头看看这位网友没有提到的陈鸽的其它控诉,也有很多的问题。比如在第二个控诉中。17世纪法国人对“基督徒”一词的观念,和部分华人教徒的观念,陈鸽把两者混淆了。当然,我是不想继续评论陈鸽这篇文章了。

 

在盖恩夫人的年代,就有两种天主教牧者,一种是保护盖恩夫人的神父和修士;另一种则是杀人无数的异端审查局,专门抓别人的把柄。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可是基督信仰并非如此;保罗说:“光明所结的果子就是一切良善、公义、诚实”。(弗5:9)

 

我们阅读文章,是要看懂作者的真实意思;而不是把自己的想法说成是作者的意思。读圣经就更需要这种修养了。

 

后记:在过去,陈鸽曾对多位基督教名人进行过类似的控诉,请恕我无暇一一评论了。

《完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