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京之恋——当耶稣遇见“败类”

东京之恋——当耶稣遇见“败类”

田哞评:超赞的小说。表达手法非常到点!很有效的把第一世纪人们对耶稣的感受,转化到21世纪中国人的文化。

~林歌 2011-11-30  鱼咖啡

本故事纯属瞎编乱造!

背景:耶稣和保罗从三重天下到人间行走,世人多有晓者。

 

人物:

1、耶稣,拿撒勒村的传道人;

2、保罗,耶稣的门徒,跟着师父传天国的福音;

3、李阿星,中国大陆一位民企老板,涉嫌不正当竞争、走私、行贿等十几项罪名,且数额巨大,逃亡到东京;

4、小枫,日本A V界一颗亮丽的新星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耶稣和保罗行走日本东京,俩人一身现代化的装扮,上身穿着长袖T恤衫,下身着牛仔裤,棕色休闲鞋。

 

他们一路走来觉得累了、渴了。耶稣说:“小罗,前面有个休闲小吧,咱们进去喝咖啡吧,这两天你也累了。”保罗就跟着耶稣一块儿进去了。

 

他们找了个靠近角落的四人桌坐下。突然,保罗看到了一个人:“老师,你看,那儿坐着的大胖子不是阿星吗?”

 

耶稣说:“没错儿,就是那小子,在大陆犯了事儿,遭到追捕,到东京避难来了。小罗,你把他叫过来,一块儿聊聊。”

保罗:“星哥,幸会、幸会!”

阿星:“老兄,我不认识你啊!”

保罗:“我老师认识你,要不要去那桌聊聊?”保罗朝着耶稣点了点头。
阿星起初担心这俩人是大陆派来的特工,可他们的眼神儿都很柔和,看不出半点杂念。不像啊!阿星心说:我李胖子纵横江湖20多年,这点眼力劲儿还是有的,也好,说不定遇着贵人呢。

 

想到这儿,就放心和保罗一块儿过去了。

 

“李胖子,近来日子不好过吧。”耶稣的语气很柔和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的外号?”阿星吓了一跳,心想,完了,这回给人钓住了。

保罗冲着他笑了:“别担心,星哥,我老师是加利利镇拿撒勒村的耶稣拉比,他不会为难你的。”

 

阿星看这二人的装扮、言谈:“哪个耶稣?就是基督徒们所讲的那个吗?”

 

“是的,确实是那位耶稣,但可能会和基督教所讲的那种形象有点差别。”保罗告诉他。阿星并不怀疑,他相信每个人都有气场,怎么说呢?气场这个东西就好像一个人的人格魅力。比如:阿星就觉得自己的气场很强大,往人堆儿里一站,那定然是个主角儿,但今天,他发现在耶稣面前自己的气场全没了。而且他早听一位隐士说过耶稣这两年要来了,所以他相信眼前这位就是神的儿子耶稣,凭气场就可断定,这个人太强大了——强大到他能隐藏自己的气场,这不是那些部级要员能比得了的。

 

阿星转向保罗:“那么兄台一定就是耶稣先生的高徒保罗了。”保罗微笑着点点头,表示他猜对了。

 

但阿星更怕了,因为他听基督徒说过,耶稣曾经在一千多年前来世界传过福音。说上帝会惩罚他这样的人,把他们打进十八层地狱永世翻不了身,还有一大堆教人认罪的教义教理,总之他看不懂,也不喜欢那些东西。阿星出了一头冷汗,腿肚子几乎要发抖:“不是,那个什么,主啊,我错了,你的门徒曾经跟我说过,像我这样的罪人要受地狱惩罚的,可是,我怎么跟您说呢,事情不是报纸上说的那样,我知道我确实有错,可是……”阿星几乎哭出来了。

 

耶稣显然不想听阿星解释,就打断了他:“不用说了,胖子。我理解你,世人谁没有犯错呢?往事已过,咱不提了。”

 

啊?不,不会吧?耶稣居然没惩罚他?阿星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了:“夫子,怎么您跟传说中的一点也不一样?”耶稣笑了笑,没吭声。保罗虽然不理解耶稣的这种态度,但他认为老师这样做肯定是对的,所以就岔开了话题,谈起了世界上咖啡的品类,以及它们之间的差异,阿星觉得轻松了许多。

 

仨人正交谈的时候,小吧来了一位漂亮的女顾客:掩盖不住的妩媚与风骚,给这个小巧而雅致的咖啡屋增添了几分意乱情迷,加上昏黄而柔和的灯光,立即勾引起潜藏在人性深处的浪漫主义哲学。阿星惊呆了,落到这步田地,怜香惜玉之情仍然不减当年:“我的天,这不大名鼎鼎的小枫小姐吗?”

 

保罗冲着他笑了笑:“星哥,有什么想法吗?”阿星突然意识到自己跟谁在一起,马上换了一副正襟危坐的神态。

 

耶稣看穿了阿星的心事,但他没说出来。也没理会阿星和保罗的对谈,直接冲小枫招手:“小枫,来,坐这儿吧,我正要找你呢?”

 

小枫很奇怪,她不认识这个人啊?对了,她猛地想起自己这个月刚上了杂志封面,现在已经是名人了。出于礼貌,她没有拒绝。阿星以前是大老板,习惯于主持局面,尽管已落难,可这毛病一时还改不了。没等耶稣和保罗说话,他就抢先和小枫搭上话了:“来,我介绍下,这位先生是拿撒勒村的耶稣,上帝之子……”

 

阿星这么介绍,让人感觉是在夸他自己,潜台词是:“瞧见没,我跟上帝之子耶稣,坐一张桌子喝茶呢。”耶稣和保罗显然没有半点责怪阿星的意思,二人的表情很自然。

小枫听完,也不知所措地低下了头,她和阿星刚见到耶稣的感觉是一样的,很害怕:似乎正等待传说中的惩罚,她太清楚自己做过什么事了,也太清楚世人对自己真正的评价了。阿星似乎也觉察到了自己的鲁莽,二人谁也不说话了,保罗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,看起来有点儿忧愁。

 

耶稣见气氛沉了下来,便打破了沉默:“很高兴认识你,小枫,你看起来比杂志上漂亮多了,像个天使一样。”小枫一听到耶稣的称赞,整个人放松了很多。她回答了耶稣的一些问题,都是些不涉及个人隐私的家常话,比如:工作累不累;平时喜欢吃点什么;或者更喜欢哪个牌子的鞋子。阿星也时不时发表一下对这些问题的看法,他不能让别人觉得自己很边缘,过去的生活经验告诉他:要广交朋友,朋友多了路好走。——只有在心情很落魄的时候,才会怀疑这条金科玉律,但这种念头往往一闪即逝。

 

“胖子,你下一步准备怎么做呢?”耶稣问道。这下阿星有话说了,就滔滔不绝地讲起了向加拿大移民的计划,当然也顺带着哭诉近一年多的冤屈。小枫也一搭没一搭地谈着自己的过去,计划着她和男友的未来……时间就这样过去了。耶稣并没有讲什么大道理,一直用很温柔的眼神看着阿星和小枫,时不时冲着他们点点头,表示出“我能理解你们”的样子。阿星和小枫都觉得,耶稣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聆听者,而不是传说中:站在高高的山坡上,挥舞着双手,像领袖一样严肃地训斥众人,指责这个世界种种败坏的行为。

 

这席谈话的时间,不算短,也不算长,刚好让在座的人既尽兴又不觉得疲乏。临别的时候,耶稣说:“阿星、小枫,我还要在东京待一阵子,我们还会见面的,你们都是我的朋友。有什么难处告诉我。”二人也很礼貌地点头称谢。

 

保罗问耶稣:“老师,这次你怎么没给他们讲福音啊?”

 

耶稣说:“小罗,因基督教,世人一听到圣经就厌烦,这是我的门徒曾经给他们造成的伤害,我们应该理解。再说,福音也不是用嘴讲出来的,而是用爱行出来的。正如胖子所言:‘爱不是说出来的,是做出来的。’”

 

保罗有些不高兴:“老师,你明明知道那胖子说的不是这个意思。”耶稣说:“小罗,不要盯着别人的缺点不放……”

 

这个时候,小吧里响起了一首中文曲《红红好姑娘》:

小时侯的梦想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从来就不曾遗忘

找个世上最美的新娘     陪你到地久天长

爱你到地老天荒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用我温柔的心带你一起飞翔

我想打开心房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让你在心中回荡

拥有每个梦你的夜晚     当接触你的眼光

我的心地旋天转            意乱情迷的我为你痴狂

红红好姑娘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潮来花浪舞风帆

红红好姑娘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潮去青春不复返

是否你也正在凝望月的方向

为何你的感伤和我一样………

 

耶稣告诉保罗:

小罗,我也有一个梦想,也从来不曾遗忘,在这世上寻找最美的新娘(A),要她陪我到地久天长……

A:圣经常把“信徒组成的信仰共同体——教会”比作基督的新妇。

 

《完》


田哞的后话:鉴于一些耶稣的假门徒——宗教主义的基督徒——看完这故事后会有所反感,我特意赠大家一段耶稣的话。

“耶稣在利未家里坐席的时候,有好些税吏和罪人与耶稣并门徒一同坐席;因为这样的人多,他们也跟随耶稣。法利赛人中的文士(有古卷:文士和法利赛人)看见耶稣和罪人并税吏一同吃饭,就对他门徒说:他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喝么?耶稣听见,就对他们说: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,有病的人才用得着。我来本不是召义人,乃是召罪人。”《马可福音》2:15-17

没想到稍稍转换一下角色,就那么多人露出假门徒的尾巴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