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呐喊的真理是谁家的真理?

他呐喊的真理是谁家的真理?

*  真理的启示就是当上帝介入人类历史,表白他自己。我们不是当时人,乃是透过历史性信仰和圣经得到启示的。历史基督信仰所得的最高、最完整的启示,就是耶稣基督,他在历史中以人的样式亲自表白了上帝的真面目。

*  理解圣经的重要基石是,它必须符合历史性的圣经观;它也必须符合作者的原意——除预言文学外。

~田哞  2012-10-14  鱼咖啡

 

这两天我们在论坛上讨论到某位基要派传道人——他经常批评别人的信仰不正。一位网友塔丽莎蔻说了一句话:

人如果说“我理解的圣经”,要比“我明白的圣经”来得更聪明。

 

塔丽莎蔻说得好!这句话里大有文章!显然,我们所有人对圣经的理解都是不准确的,都是不够客观的。

 

但是有人可能说,既然大家的理解都不准确,那就怎样解释都可以了。另一些人说:虽然我们无法说清自己的解释如何准确,我们只要守住某个世纪某个国家的教条,就证明我们解释得准确了。

 

又有一些人说自己持守了真理。他怎么知道他持守的是真理呢?真理当然是启示!好。启示的定义,是来自历史性的基督信仰的确认,和来自历史性教会所确认的圣经所印证的。真理的启示就是当上帝介入人类历史,表白他自己。我们不是当时人,乃是透过历史性信仰和圣经得到启示的。历史基督信仰所得的最高、最完整的启示,就是耶稣基督,他在历史中以人的样式亲自表白了上帝的真面目。

 

好。那么当一个人说我持守的是真理,就是说他的信仰符合历史性基督信仰、符合历史性的圣经观、又符合圣经的原意的、科学的解释——主观无理据的解释当然不算。(万一历史性的信仰有一点错误,必须有极为严谨和科学的研经才能把它纠正。)

 

这里又牵涉到圣经观,如果按历史性信仰对圣经的看法,来理解圣经,那是符合历史性信仰的,那是合乎真理的。但当人对圣经有新的看法、新的用法,那就不能读出真理来了。比如,历史性的圣经观,认为旧约是上帝带领以色列民的记载和教导——犹太人视之为盟约教导的笔录。这是以色列民所印证的一套书卷,成为了上帝默示(授权)的一套书卷;每当朗读旧约时,人们可以听到上帝对他们的内心说话。这是历史信仰的圣经观。历史性信仰不会抽一句旧约圣经的话,比如“拿石头打死他们”,然后告诉一位信徒这是上帝对他说的话。但如果你有一种新的圣经观,说旧约每一句话都是上帝的原话,那么你会从圣经理解出上帝没有授权的东西、甚至理解出违背耶稣教导的东西,而你还以为那是真理,其实它绝不是真理。

 

实际上,坚持那种创新圣经观的人,并不会真的遵守旧约圣经里每一句话。但创新的圣经观给了他们独家的权威,可以按自己的喜好来挑选,要求别人遵守哪些经文。而多数善男信女因为对圣经研究和历史信仰缺乏认识,很容易成为被灌输的对象。

 

所以,理解圣经的重要基石是,它必须符合历史性的圣经观;它也必须符合作者的原意——除预言文学外。

 

那么,当一个人无法说清楚自己的信仰更符合历史信仰,反而别人能说清楚他怎么不符合。他又说不清楚如何符合圣经——反而严谨的圣经学者多数认为他不符合。他却坚持说:“你们这些用头脑和理性的人偏离了真理,我却持守了真理!” 他这话说得通吗?他呐喊的真理是谁家的真理呢?

《完》

 

后记 2012-10-15:

网友塔丽莎蔻回应说:

我同意你的观点:理解圣经的重要基础是,它必须符合历史性的圣经观;它也必须符合作者的原意——除预言文学外。

 

但我不能肯定你的理解是否已经完全了?完整了?

还有个问题是我一直没有想明白的,不是针对你的哦。如果神的真理只能被圣经学者,有智慧的有悟性的人所明白,这样的人才能摸到耶稣的门?那么对于绝大多数没有这个条件,没有这个能力知道这些资讯或能领误的人是否不太公平了?神难道就不拣选他们吗?不会的吧!还有为什么耶稣那时没有找文士和法力赛人做门徒?他们圣经更熟悉。

 

第1点:我上面指的是“当一个人自称抓住真理(尤其是所谓排他性的真理),却无法说出有力证据,这个说不通”

第2点:网友塔丽莎蔻后面说的是福音信息的可受性——它的普及和平等。

 

其实这两样根本没有碰撞。实际上,第一点更是巩固了第二点。当有人说:不按他独特的方式信耶稣,就在恩典国度以外。我们却说这种排他的独特立场,是不符合历史信仰的。当他们以独特的立场,否定了历史上绝多数人的信仰;我们却回归那包容性的、单纯的初代信仰。

 

我主要是讨论类似陈鸽批评盖恩夫人这类情况。所以我谈的不是一个信徒如何藉着读经来聆听上帝。而是当一个人凭着自己教派对经文的理解来指点天下,给信徒喊口号时,而我们又有不同意见,这个时候如果把事情说清楚。就是说,那种呐喊的真理,该有什么根据。

 

这里引用拙文《基本福音,简单福音》里关于《浪子回头》的一段话:

当小儿子决定回家时,他想:“父亲起码比外面那些雇工好”——信靠父亲。但小儿子又无法原谅自己、认为只配作爸爸的家仆。于是他在回家的路上,开始演练着自己的“认罪祷告”说:“父亲!我得罪了天,又得罪了你;从今以后,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,把我当作一个雇工罢!”

我邀请读者回答以下几个问题,请必须回答。

  1. 小儿子的“认罪祷告”和“知错回家”,改变了父亲的态度吗?
  2. 父亲是何时饶恕小儿子的呢?
  3. 小儿子作了什么才赢回儿子的名份呢?
  4. 如果小儿子一直不回家——不信靠父亲——父亲会饶恕他吗?
  5. 如果小儿子一直不回家——不信靠父亲——他能享受到父亲的饶恕吗?

我在《基本福音,简单福音》的意思是,一个人被上帝接纳(得到上帝恩典),完全是上帝的意愿,不是因为那个人作对或信对了什么。

 

现在有些人告诉信徒说:“如果不按照我们的救赎论来相信,就是异端,就不得救。”同时他们无法从初代教会和顶尖解经家那里得到证据支持。实际上历史上约90%的基督徒并不相信他们那种救赎论。你对这种现象有何感想?

《完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