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位属灵人把我逼成“反福音”

一位属灵人把我逼成“反福音”

~田哞 2010-05-31  鱼咖啡

 

这篇文章,请用开玩笑的心情看,不然你看完可能要把我捅死。但是其内容是非常的、极度的严肃!

 

最近一位“属灵的”姐妹,分享到圣灵让她看到自己的罪——她对丈夫的傲慢、和对丈夫的不满。她觉得圣灵告诉她:她应该对付这些罪。她又认为这些罪阻挡了神的祝福,其中一个结果是她丈夫还未信主。

 

(这位姐妹,一直是我很敬佩的。她很花时间与神亲近、灵修、读经、操练敬虔、服事等等。我并无指教她的资格!但我是借这位“属灵人”的例子,来说明这问题的水有多深。)

 

 

中世纪的水分

(注:中世纪是指公元500-1500年)

假设你是一位中世纪的欧洲农民,当纳粮的时候,你的郡主会告诉你:你必须诚实交代,撒谎是上帝恨恶的罪!可是你家里小孩多,你还是没有如实上缴。之后你常常睡不好觉,你觉得上帝正对你生气。后来你跑到郡教堂那里忏悔,郡牧师告诉你要向教堂捐多少多少、并念圣母经多少多少遍,才会得到上帝的原谅。这是中世纪的人受到中世纪的观念影响。

 

今天我们的信仰已经经过几百年的回归圣经了,你会想:我们已经完全没有中世纪的那些陋习了。你想:如果今天的基督徒教师还教导重大错误的话,他们肯定是脑子进水了。你想你的信仰已经用不着重大的反思了;毕竟你是个现代人,不是古代人了。

 

 

基督徒的罪

从你接触福音的那一天起,你被告知要为罪悔改。你被告知你犯了很多很多的罪,所以——请注意这个因果的联想——所以,上帝必须惩罚你。而这些罪包括了你脑子里一切见不得人的思想、任何的撒谎、任何的嫉妒、任何的贪婪等等。(极端一点的教会甚至扯到抽烟、喝酒等)。有的基督徒会提醒你,你若不为这些罪行悔改,就难以真正信耶稣了。

 

后来,你被告知耶稣在十字架上背负了你这些许许多多的罪,所以你才得到赦免。于是,你每天犯的新的“罪”,你就求上帝一件一件的赦免你。你一辈子若有99,999条罪,耶稣在十架上就为你背负了99,999条罪。

 

开始时,你为一些琐碎的罪求赦免,比如对谁发了脾气、妒忌了谁的衣服。过了两年,你发现你还会作一些较为“严重”的罪,如打架、色情思想、行贿等;于是你感到很不好意思,你开始觉得你很亏欠神,你甚至觉得上帝对你怒目。于是你就进入一种周期性的循环中,一会感到赦免的喜乐、一会又感到自己很糟糕;(有的人甚至患上了忧郁症)。

 

而你认为:你不会有可能重复中世纪的错误,你现今对罪的观念必然是正确无误的。

 

后来又有基督徒告诉你,成熟的基督徒要追求更高的境界,要更深的被上帝净化,要对付非常细微的罪。于是你就踏上了“与罪恶争战”的紧凑生活。

 

 

你的情绪倾向

小的时候你父母对你很严厉,常常因成绩稍稍退步就痛骂你,或因不小心打破东西就骂你。在这样的成长中,你习惯了因小事情而责怪自己,你学到了自我批判的条件反射。

 

现在你成为了基督徒,这种对罪的观念,很能配合你的自我批判情绪。历史中亿亿万万的人——也像你一样——都倾向于自我批判的情绪、自我批判的文化;包括中世纪的欧洲人。

 

 

保罗吃了摇头丸?

现在我们来看看保罗如何谈论罪。

罗5:7-8  为义人死,是少有的;为仁人死、或者有敢做的。

唯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,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。

按照过往对罪的观念,罪是你不完美的行为或思想,如撒谎、嫉妒、贪婪、偷窃。于是每当你读到这经文,你实际上是在念:

唯有基督在我们还活在嫉妒、贪婪中的时候为我们死,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。

这样的理解,看起来还可以。

 

 

我们再看下一处经文。

罗5:19 因一人的悖逆,众人成为罪人;照样,因一人的顺从,众人也成为义了。

哦,亚当犯了什么罪呢?先不管这个吧。你又照样的按自己的理解来念:

因一人的悖逆,众人成为活在嫉妒、贪婪中的人;

这里的思路开始有点不通顺了。但你还是坚持没有问题、没有冲突。(我知道你会想到单数和复数的罪,原罪和罪行的分别、罪人和罪行的分别。但这里说的与此无关,我说的是罪的性质问题)。

 

(注意:本文所说的罪是指英文的sin。在中文和合本里,有的地方翻译成罪,其实原意并不是“罪”。不是sin却被翻译成“罪”的例子有:定罪/批判condemn、罪名sentence、流血的责任guilt of blood、不守法lawlessness、行恶evil、或罗马人的犯法等;请参考英文翻译本。)

 

我们再看第三处经文。

罗14:21-23 无论是吃肉,是喝酒,是甚么别的事,叫弟兄跌倒,一概不做纔好。你有信心,就当在神面前守着。人在自己以为可行的事上能不自责,就有福了。若有疑心而吃的,就必有罪(被批判),因为他吃不是出于信心。凡不出于信心的都是罪。

你会念成:

凡不出于信心的都是类似嫉妒、贪婪等罪

 

 

你开始觉得这种理解,思路不是很不通顺了。但为了捍卫你对罪的理解,你有以下两种辩解的方案:

1)        上帝的话语是超越的,不用太注意保罗的思路,无需用人的思路来衡量上帝的话语。反正我对罪的理解必定是出自上帝的,我毫无质疑,它是无误的。

2)        我对罪的理解没错,但保罗的思路有点乱,不排除他吃了摇头丸!

当然,两个选择似乎都不是很妥。郁闷……这个时候你又想起:“只有中世纪的人,会对罪产生误解;我不是中世纪教会的人,我不会犯这种错误。我对罪的理解,百分百就是上帝的心意!”

 

 

马太吃了摇头丸?

好吧,我们来看看其他新约笔者,到底有没有吃摇头丸。现在把你的理解注入经文中。

太9:2-5 有人用褥子抬着一个瘫子到耶稣跟前来。耶稣见他们的信心,就对瘫子说:“小子,放心罢!你类似嫉妒、贪婪等罪赦了”。有几个文士心里说:“这个人说僭妄的话了”。耶稣知道他们的心意,就说:“你们为甚么心里怀着恶念呢?或说:你类似嫉妒、贪婪等罪赦了,或说:你起来行走,那一样容易呢?”

太18:21 那时,彼得进前来,对耶稣说:“主阿,我弟兄得罪我,我当饶恕他几次呢?到七次可以么?”

到底是马太吃了摇头丸?还是……你吃了?

 

 

路加吃了摇头丸?

路15:1-2 众税吏和罪人都挨近耶稣,要听他讲道。法利赛人和文士私下议论说:这个人接待罪人,又同他们吃饭

我们认为税吏是罪人,因为他们剥削犹太人。那么,要是一位税吏不剥削犹太人,那犹太人还会把他当作罪人吗?还会。为什么呢?

 

路15:17-18 他醒悟过来,就说:我父亲有多少的雇工,口粮有余,我倒在这里饿死么?我要起来,到我父亲那里去,向他说:父亲!我得罪了天,又得罪了你;

浪子的罪是什么?他的乱花钱?远走他乡?还是他对父亲的悖逆呢?

到底是路加吃了摇头丸?还是……你吃了?

 

 

约翰吃了摇头丸?

约9:39-41 耶稣说:“我为审判到这世上来,叫不能看见的,可以看见;能看见的,反瞎了眼”。同他在那里的法利赛人听见这话,就说:“难道我们也瞎了眼么?”

耶稣对他们说:你们若瞎了眼,就没有类似嫉妒、贪婪等罪了;但如今你们说我们能看见,所以你们类似嫉妒、贪婪等罪还在。

 

约16:8-11 他既来了,就要叫世人为类似嫉妒、贪婪等罪、为义、为审判,自己责备自己(被劝醒)。为类似嫉妒、贪婪等罪,是因他们不信我;为义,是因我往父那里去,你们就不再见我;为审判,是因这世界的王受了审判。

 

约壹5:16-18 人若看见弟兄犯了不至于死的类似嫉妒、贪婪等罪,就当为他祈求,神必将生命赐给他;有至于死的罪,我不说当为这罪祈求。凡不义的事都是类似嫉妒、贪婪等罪,也有不至于死的类似嫉妒、贪婪等罪。我们知道凡从神生的,必不犯类似嫉妒、贪婪等罪,从神生的,必保守自己(有古卷作:那从神生的必保护他),那恶者也就无法害他。

到底是约翰吃了摇头丸?还是……你吃了?

 

 

感谢学者们!

为了不想吃摇头丸,我们来参考一下一些顶尖学者的新近研究。主要是一种叫“加盟型救赎观participationist soteriology”的救恩研究。这种救赎观的要点是:

  1. 罪是跨地域的势力,迫使人类与神为敌
  2. 罪带来死亡
  3. 耶稣的复活胜过了罪
  4. 人可以加盟耶稣的得胜,而胜过罪和死亡
  • (James D. G. Dunn, The Theology of Paul the Apostle, 1998, pp.390-441)
  • (Richard Hays, The Faith of Jesus Christ: The Narrative Substructure of Gal 3:1-4:11, 2002, pp.xxix-xxxiii)
  • (Jouette M. Bassler, Navigating Paul: An Introduction to Key Theological Concepts, 2007, pp.35-48)
  • (Douglas A. Campbell, The Quest for Paul’s Gospel: A Suggested Strategy, 2005)
  • (Daniel G. Powers, Salvation through Participation: An Examination of the Notion of the Believers’ Corporate Unity with Christ in Early Christian Soteriology, 2001)
  • (Stanley E. Porter ed., The Messiah in the Old and New Testaments, 2007, pp.190-209)
  • (Francis Watson, The Triune Divine Identity: Reflection on Pauline God Language, in Disagreement with J. D. G. Dunn, 2000, pp.99-124)
  • (Bart D. Ehrman, The New Testament: a historical introduction to the early Christian writings, 2000, pp.328~)

 

这种救赎论对罪的描述是:“罪”是指偏离了神的心意、背叛神、对神忘恩负义、背离神的生活模式。而“除罪”就是修复与神的关系、得着效忠神的生活模式。

 

在另一篇文章《胜过律法的义》中,我讨论过“义”是与神关系的恰当、或恰当的回应神。而罪,是相反的意思,是指对神的悖逆、背叛、忘恩负义、以至所产生的生活模式、相应的关系问题等。这种罪的含义,与希腊人对“罪hamartia”一词的应用,是兼容的。而中世纪对罪的观念,却很难与希腊人的“罪”词语联系起来。

 

重新读经

我们现在还原了另一种对“罪”的理解,就是:悖逆神、悖逆神的作风。让我们试试把这种解读,读进去经文中,看看你还用不用吃摇头丸。

 

罗5:7-8  为义人死,是少有的;为仁人死、或者有敢做的。

唯有基督在我们还悖逆神的时候为我们死,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。

 

罗5:19 因一人的悖逆,众人成为悖逆神的人;照样,因一人的顺从,众人也成为义了。

 

罗14:21-23 无论是吃肉,是喝酒,是甚么别的事,叫弟兄跌倒,一概不做纔好。你有信心,就当在神面前守着。人在自己以为可行的事上能不自责,就有福了。若有疑心而吃的,就必有罪(被批判),因为他吃不是出于信心。凡不出于信心的都是悖逆神的作风

 

路15:1-2 众税吏和背叛神的人都挨近耶稣,要听他讲道。法利赛人和文士私下议论说:这个人接待背叛神的人,又同他们吃饭。

 

路15:17-18 他醒悟过来,就说:我父亲有多少的雇工,口粮有余,我倒在这里饿死么?我要起来,到我父亲那里去,向他说:父亲!我悖逆了天,又悖逆了你;

 

约16:8-11 他既来了,就要叫世人为对神的悖逆、为义、为审判,自己责备自己(被劝醒)。为对神的悖逆,是因他们不信我;为义,是因我往父那里去,你们就不再见我;为审判,是因这世界的王受了审判。

 

约壹5:16-18 人若看见弟兄犯了不至于死的悖逆神的作风,就当为他祈求,神必将生命赐给他;有至于死的,我不说当为这祈求。凡不义的事都是悖逆神的作风,也有不至于死的悖逆神的作风。我们知道凡从神生的,必不悖逆神,从神生的,必保守自己(有古卷作:那从神生的必保护他),那恶者也就无法害他。

 

来10:26-27 因为我们得知真道以后,若故意悖逆神,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;惟有战惧等候审判和那烧灭众敌人的烈火。

你的摇头丸,还是留给更加固执的人吧。

 

 

罗马书讲论了罪

罗马书在阐述救恩的过程中,首先是讲论了罪的问题。这是新约中对“罪”谈论得最完整的地方。

 

罗马书1:18-5:11 是罗马书的第一段辩说词,其中保罗说人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呢?

  1.  虽然知道神,却不当作神荣耀他,也不感谢他? 1:21
  2.  抑或是 神任凭他们放纵可羞耻的情慾? 1:26

以上哪样才是问题的根源?哪样是结果?

 

在罗马书的第一段辩说词里,保罗说犹太人和外邦人有同样性质的问题,问题的性质到底是什么呢?以下保罗引用旧约,辩证了犹太人的问题:

罗3:9-19

这却怎麽样呢?我们(犹太人)比他们强吗?

决不是的!因我们已经证明:犹太人和希利尼人都在罪恶之下。

就如经上所记:

“没有义人,连一个也没有。

 没有明白的;没有寻求神的;

 都是偏离正路,一同变为无用。

 没有行善的,连一个也没有。”

   (诗14:1-3   LXX非玛索拉)

“他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;

  他们用舌头弄诡诈,

  嘴唇里有虺蛇的毒气,”(诗5:9; 140:3  LXX非玛索拉)

“满口是咒骂苦毒。”(诗10:7   LXX非玛索拉)

“杀人流血,他们的脚飞跑,

  所经过的路便行残害暴虐的事。

  平安的路,他们未曾知道;”(赛59:7-8)

“他们眼中不怕神。”(诗36:1   LXX非玛索拉)

我们晓得律法上的话都是对律法以下之人(以色列/犹太)说的,好塞住各人的口,叫普世的人都伏在神审判之下。

 

希伯来书提到了罪

来10:1-4:  律法既是将来美事的影儿,不是本物的真象,总不能藉着每年常献一样的祭物叫那近前来的人得以完全。若不然,献祭的事岂不早已止住了么?因为礼拜的人,良心既被洁净,就不再觉得有罪了。但这些祭物是叫人每年想起罪来;因为公牛和山羊的血,断不能除罪。

《希伯来书》说,若牛羊真能除罪,献一次就够了,不用每年都献。《希伯来书》所理解的罪,不是一件一件的罪,不是每年要为新的罪献祭。《希伯来书》所理解的赎罪,是一次性的;那就是,修复与神关系的破裂,除掉悖逆神的罪。以色列人每年的献祭,原本是要他们记得,他们必须与神修复关系。

 

现在怎么样?

中世纪的教会相信:“罪”主要是指违犯了一些行为标准,如嫉妒、贪婪、偷窃等。现在我们知道了,那些行为上的问题,其实是悖逆神的结果。现今人若透过基督,已经与神和好,就无需天天用“检查罪”的有色眼镜来放大生活上的小节了;而是喜乐的靠着圣灵,过效忠神的生活了。

 

福音更注重的是与神关系的恰当。福音让我们从悖逆神中悔改,转为效忠神,并过效忠神的生活。这样,圣灵就要赐给我们生命,让我们能够有效忠神的作风了。

 

但,如果你仍然坚持中世纪的观念,你就应当老老实实的认信,不要敢信不敢认。请宣告你所信的:

  • 我信:马太的思路有点乱;
  • 我信:路加的思路有点乱;
  • 我信:约翰的思路有点乱;
  • 我信:保罗的思路有点乱。

请你不必紧张,我若以为你严重的误解了福音,也不一定会用福音的权柄,把你定为异端。

 

后话

在文章前面,我对基督徒经历的难处,作了一些描述;让人觉得我的理据只是根据经验。但如果,读者对经文的影响性比较敏感的话;其实文章下半部分所指出的对经文的误解,它所累积出来的信仰观念,才是我所针对的问题。

 

我写这文章,主要是因为很多弟兄姐妹对自己的一些琐碎行为、意念等,耿耿于怀。我要强调的是与神关系的和好、效忠神的心志。而不是去纠缠所谓的“罪”。新约中的嫉妒、贪婪,主要是指社会上那些勾心斗角、损人利己的社会乱象;指世人因为悖逆了神,弄得乱七八糟。

 

置于那位“属灵的”姐妹,我相信圣灵还是提醒她了,只不过这姐妹用了中世纪的眼镜来解读了圣灵的提醒罢了。也许圣灵在提醒她:只要处理一下某些情绪问题,夫妻的关系就能大大的改善了。

 

最后总结一句:虚心的人是有福的!

《完》